A-A+

湖北救援日记你的不安都交给我这场心理战疫我们一起打

2020-05-01 钓鱼技巧 评论0条 阅读 0 次

朱晓群工作照。新华网发(厦门大学附属心血管病医院供图)  作者:厦门支援武汉医疗队队员、厦门大学附属心血管病医院护士朱晓群  地点:武汉同济医院光谷院区  时间:3月1日  莎莎在武汉同济医院光谷院区治疗,是我第一位进行心理介入的患者,如今她即将结束出院后的14天隔离期,心态也变得积极乐观。对患者进行心理压力评估与治疗,是我目前在完成日常医疗工作的同时尝试开展的,希望能抚慰患者们受伤的心灵。  “2月20日,我入院的第九天,晓群上线了!”患者莎莎(化名)在写给我的信里,特别提到了我们的第一次见面,令她印象深刻。

她从确诊新冠肺炎到住院的过程很是艰辛,加上原来就容易焦虑,在住院期间,心理上的压力仍使她每天都过得小心翼翼,特别是医生来查房,是她最期待又最害怕的时候。

  当我一开始问她,有没什么需要帮助的地方,莎莎说:“都挺好的”。但她的不安还是很容易看出来,于是我主动加了她的微信,告诉她,“把你所有的不安都交给我,不要一个人去害怕,我一直都在。

”  也许是看到了我的真诚,莎莎敞开了心扉,我们一下子聊了半个多小时,用她的话形容,“那些烦杂的焦虑与紧张,就像山一样压在心上。”对此莎莎还担心耽误了我的工作,她说,“你们穿着防护服在隔离区一呆就是四个小时,而我这些无关紧要的闲聊就占用了你不少时间。”  作为厦心心理小组的一员,我明白,在治疗患者病情之外,通过“闲聊”对他们进行心理上的疏导与安慰同样很重要。为了更好地开展心理介入,在医院后方老师与同事的支持下,一份专门为新冠肺炎患者定制的“心理压力量表”迅速出炉了,我决定为需要帮助的患者们进行心理介入治疗。  时间过得很快,莎莎在21日出院,开始了14天的自我隔离。虽然隔离点生活条件不错,但是独自呆在房间里的莎莎又开始恐慌起来,她把出院患者再度感染的新闻发给我,担忧地问“我会不会也这样?”,不时烦闷地数着解除隔离的日子,“怎么还有3天,一个人在这好孤独。”  我尽力在下班后及时回复她,因为多一个人去分担负能量,她就能多一点安全感。我把疫情有关的正面消息反馈给莎莎,给她传递信心,同时也将话题转移到她感兴趣的事物上,她热衷美食,我就聊有趣的吃播视频;她想家了,我便让她多跟家里人聊天;她喜欢跳舞,但苦恼着“生病了又长胖了,跳不动了”,我就跟她约定,“等疫情被我们打败了,你就跳舞给我看。”  相应地,莎莎的关心也让我感动,昨天我下班后,看到她的留言说,“你这么努力,我也要变得勇敢一点,等完全康复了,我就去献血浆。”而且她经常提醒我要记得吃那些增强抵抗力的药,多注意休息,还在朋友圈表扬了我的“心灵鸡汤”。  现在,我还有几位患者也正在进行心理介入,厦心后援团的老师同事们给了我很大的帮助,和我一起调整优化心理治疗的方案,我相信,患者们心态积极乐观了,就能和我们一起更快地战胜疫情!。

标签:患者   心理   隔离

0 条留言  

给我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