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-A+

我们是病人的专属天使来自战疫一线护士的口述实录

2020-05-07 户外钓鱼 评论0条 阅读 0 次

讲述人:赵一,湖北省第三人民医院护理部科员,护理学硕士。疫情发生后,主动报名支援金银潭医院。

曾把呼吸面罩扔到我身上的爷爷对我说:“我想活!”1月31日上午7时,赵一到金银潭医院接受培训,这次是她自己主动报名的,她对父亲说,“不论有多难,不论有多危险,我都不愿退缩,请您们帮我照顾好儿子。”到今天,赵一在金银潭医院已经工作二十多天了,印象最深的是一对患上新冠肺炎的老夫妻。老爷爷病情很重,但因对疾病感到恐惧、对住院有所顾忌、对子女强烈思念,使得他一直不愿配合治疗,在病房闹脾气,不戴口罩、不停地撕扯氧气管等等,很快使氧饱和度在10分钟内就降到78%,情况一度很危险。

而同样危重的奶奶,因担心爷爷病情,要艰难地反复起床陪同和劝说,每走两步就喘息不止。

见此情况,同房的病人都劝说爷爷“戴上口罩”“早点休息”,均无用。

作为责护,赵一看在眼里,急在心里。

为了让奶奶能够安心,让同房的病人放心而不被影响,赵一一整晚都陪在爷爷床边。

可爷爷并不理解,对她大发脾气,要她关掉氧气、停止输液、并将氧气面罩丢在她身上,让她走开。

这时,临床未睡的病友忍不住小声劝赵一,“别待在床边太久,去窗边透透气,要保护好自己。

”当时的赵一不是没有委屈,不是不担心病毒会对自己造成危险。

然而,她告诉自己:不能走,一定要坚持下去!后来,护士长让她担任责护组长,换其他同事照顾爷爷,但赵一却增加每班探望爷爷的次数,更加关注和询问爷爷的病情。

前两天,查房途中,他颤颤巍巍地拉着赵一的手不放,让赵一陪着他,气喘吁吁地说:“我想活!”赵一的防护面罩下,眼泪模糊了视线。

所幸,同组的组员们是来自全国各地、大江南北,富有极高责任心和优秀危重护理技术的精英护士,组员们接替她守在爷爷床边,不厌其烦地一遍遍调节扯歪的面罩,一遍遍叮咛“相信我们,好好休息”。

在大家的关爱和鼓励下,爷爷逐渐平复安睡。

标签:爷爷   自己   面罩

0 条留言  

给我留言